“葛优躺”该如何躺?再议名人肖像权的保护 发稿人:  [2018-05-15 19:48:14]]  阅读次数:

 近日,葛优与艺龙的案子将名人肖像表情包能否使用的问题推到风口浪尖。最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艺龙公司的行为构成对葛优肖像权的侵害,判决艺龙公司赔礼道歉,并向葛优赔偿75000元。该判决也让民众在使用表情包时产生疑虑,名人形象的表情包到底能不能用,如何用才不算是侵权?

随着当代的“丧文化”、“佛系”风潮的兴起,一张1993年的《我爱我家》剧照在社交网络上爆红,照片中“二混子”季春生带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神态,萎靡不振地瘫躺在沙发上,该剧照被网友制成表情包“葛优躺”,网友借以此表情包自嘲自己的颓废或相互调侃以减轻内心压力。

在最近知名的“葛优躺”案件中,“艺龙旅行网”在其微博中使用了“葛优躺”作为配图,并将图片的背景变更为床、浴室等酒店背景,演员葛优将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龙公司)诉至法院,该案经过二审终审,最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艺龙公司的行为构成对葛优肖像权的侵害,判决艺龙公司赔礼道歉,并向葛优赔偿75000元。

该判决也让民众在使用表情包时产生疑虑,名人形象的表情包到底能不能用,如何用才不算是侵权?在此笔者将从表演形象与名人肖像的关系、名人肖像权与公众利益的冲突以及名人肖像权核心利益三个维度解答相关公众的疑惑。

表演形象与名人肖像的关系

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民法通则》第一百条和《侵权责任法》第二条都明确规定了肖像权是应当被保护的法定权利,将肖像权定义为是公民对在自己的肖像上体现的精神利益和物质利益所享有的人格权。

当演艺明星表演的角色广受好平时,表演的角色形象更成为商业主体在宣传策划时的宠儿,甚至有些表演形象与饰演者本人的肖像存在较大的差别,在此情况下表演的形象是否可以归属于饰演者的肖像范畴呢?

 

360截图20180515194959117.jpg

在六小龄童诉蓝港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港公司)人格权纠纷案中,蓝港公司开发的游戏作品使用了西游记孙悟空的形象,该形象酷似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原告六小龄童认为蓝港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肖像权,但蓝港公司辩驳其游戏使用的是吴承恩创作的孙悟空形象,虽然原告也饰演过该形象,但其本人形象与孙悟空的形象相差较大,并没有侵犯原告的肖像权。

该案的二审法院认为,法律认可来自个人投资和努力演绎出的形象所具有的商业上的价值,当被他人擅自使用时,不仅仅侵犯肖像权上承载的人格尊严,也侵犯了权利人自己使用或者许可他人使用的财产上之利益。这样不仅会降低回报,挫伤权利人积极投入和努力创造的动力,最终还会影响广大公众从中受益。所以,当某一角色形象,能够反映出饰演者的体貌特征并与饰演者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时,应当将该形象作为自然人的肖像予以保护。[1]

具体到上述案件中,使用表情包“葛优躺”的实际形象是“二混子”季春生,鉴于葛优的精湛演技,将“二混子”季春生的颓废形象塑造的深入人心,同时“二混子”季春生也能够反映出饰演者葛优的体貌特征,网友甚至将该颓废瘫坐形象贴切的形容为“葛优躺”,更体现了季春生与葛优之间一一对应的关系,所以,表情包“葛优躺”属于葛优的肖像。

 

上一篇:国家工商总局:今年要把商标注册周期由八个月压缩到六个月 下一篇:第18个知识产权日到来!花几分钟了解关于知识产权那些事儿!
Copyright 2015 重庆众人行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QQ咨询
商标服务
版权服务
品牌服务
设计服务
法律服务
售后服务